头条信息
    x
当前位置:福建省教育科研网 >> 科研动态 >> 科研成果 >> 浏览文章
科研成果

城镇化进程加速与福建农村教育发展调查分析

作者:[郭少榕] 来源: [基础教育研究室]  发布时间:2014年07月29日   【字体:

内容摘要:福建城镇化快速推进,全省中小学校和学生向城镇集中,义务教育条件不断改善,城镇化水平较高的地区农村学校标准化水平也较高,农村师资水平不断提高,农村职业教育有所改革发展。但县城和农村学校办学条件改善任务艰巨,尤其寄宿条件远不能满足需要,农村职业教育投入不足,乡镇职业教育、农村成人教育发展缓慢,不能适应城镇化发展需要。为了促进我省农村教育促可持续发展,建议:改变“以县为主”的单一模式,根据福建省各县域不同的财政状况建立有区别的县域义务教育财政支持体系,结合区划布局调整和城镇化建设,在推进村庄社区化管理的同时促进村、乡、镇的社区教育,以更开阔的视野和更超前的意识协调发展农村职业教育,并建立良性的教师补充与退出机制,培养在农村留得住、用得上的教师,改革农村教育课程,重视农村先进、特色的文化建设,加快城乡教育融合度。

关键词:城镇化  农村教育  城乡教育一体化

    进入21世纪以来,我国城镇化速度逐步加快,至2008年末,我国城镇化率已达到45.68%。2009年12月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要把解决符合条件的农业转移人口逐步在城镇就业和落户作为推进城镇化的重要任务,放宽中小城市和城镇户籍限制。”实现城镇化、工业化包括农业现代化的目标,需要高素质的劳动力,更需要具有公民素质的人口。农村教育作为一项促进农村发展的系统工程,一方面不可避免地受到城镇化的影响,另一方面又承担了促进城镇化进程的责任和义务。

    目前,“小镇和中心镇的机会远远落后于大城市”,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教授埃里克•马斯金教授针对中国经济发展现状提出:最核心的是要提供给中小城镇和一些中心镇同样的就业机会和发展机会。他主张,不能仅仅让农村人口转移到城镇,更主要的是要让他们享受与城市均等的发展机会和教育机会,才能真正解决城乡发展的不平衡。福建省如今有近一半的人口住在城镇,2010年,全省城镇化水平将达52%。因此,农村以及乡镇教育如何适应城镇化发展的需要,如何成为小城镇良性发展的助推器,是一个急需研究解决的问题。

一、城镇化背景下福建农村教育基本现状

    福建城镇化快速推进,仅在“十五”期间,城镇化水平就由41.5%提高到47%,以福州、厦门、泉州为中心的三大城镇群和沿海城镇密集带初见端倪。目前,福建省正按照“强化一带、延伸两翼、构筑三圈、整合四湾、拓展六轴”的发展构想,重点加强沿海城市带和三大城市圈整合引导,强化中心城市承载能力和辐射带动功能。

在城镇化背景下,各相关部门努力促进城乡教育逐步均衡发展,福建农村学校教育条件逐步改善。总体而言,2008~2010年福建全省农村教育的基本状况是:

1. 中小学校和学生向城镇集中,但农村学校和学生仍占较大比例

    2009~2010学年,福建省中小学校分布状况与全省城镇化水平基本一致:全省学校向城镇集中,城镇中小学校数和学生数都在增加,特别是学生数明显增加,城市初中学生增长幅度为4.95%,小学生数增长幅度为6.25%,均远远高于全国平均水平;而农村学生数大幅下降,农村初中学生数减少近11万,下降幅度为9.27%,小学生数减少47734人,下降幅度为5.48%。乡村小学校数仍占82.6%,学生数大约为全省小学生总数的一半。如下表1、表2。
 

城镇化进程加速与福建农村教育发展调查分析


2. 义务教育条件不断改善,城镇化水平较高的地区农村学校标准化水平也较高

    近两年,福建省通过落实生均公用经费政策、提高农村义务教育生均公用经费定额标准,实现了城乡拨款标准的统一,并多方筹措资金化解了全省21.89亿元义务教育债务。同时,通过实施中小学校舍安全工程、改善农村寄宿制学校办学条件、实施农村中小学现代远程教育工程等系列措施,使农村义务教育阶段中小学校基础设施和教学设备得到较大改善。2009年,福建省教育厅进一步完善规划,并安排680万专项经费推动学校标准化建设。当年,全省小学生均校舍建筑面积、农村初中生均校舍建筑面积均超过省规定的基本标准,尤其是农村初中生均建筑面积及其部分办学条件比上年有了较大增长:全省农村小学生均校舍面积10.6平方米,比城市学校多5.25平方米;农村初中生均校舍面积8.69平方米,比城市学校多3.94平方米。

    少数经济发达、城镇化水平较高的县域如晋江、石狮等已基本实现城乡教育资源均衡分布,石狮市80%以上的农村中小学在2010年建成福建省、泉州市级达标学校,并实现光纤进校园,全市中小学计算机配备数量与学生比例达到1∶10。同时,部分县域逐步形成了较有特色的城乡一体化教育模式,如:德化的“大城关教育”模式,福安的城乡共同发展模式,柘荣的“小城关大教育”模式,等等。

3. 城镇学校的拥挤“扩容”与农村学校规模的“萎缩”

    从2009学年的全省小学班级结构分布情况(见下图)中可见: 25人以下的班级和46人以上的班级(合计28%)总计超过六成。25人以下的班级大多分布在乡村,而46人以上的班级全部在县镇以上。这一方面说明,福建对农村学校的撤并并未一味追求规模效益,对25人以下班级的大量保留一定程度上兼顾了农村学龄儿童的就近入学权益;另一方面,城镇学校大班的比例明显偏高,说明城镇教育设施无法满足城镇化需要。

城镇化进程加速与福建农村教育发展调查分析

4. 提高农村教师编制待遇、促进城镇教师支援农村等多管齐下,有效促进了农村师资水平的提高

     福建省2008年出台了《关于进一步加强中小学教师队伍建设的意见》,在全国率先提出将县镇、农村义务教育学校教职工编制标准提高到城市学校水平;核增了6500个编制用于补充农村小学紧缺学科教师,打破了农村学校“超编缺人”的困局;并制定实施农村紧缺师资代偿学费计划、农村学校教育硕士师资培养计划,积极引导高校毕业生到农村任教。这些措施逐步解决了一些长期困扰农村教师队伍建设的问题。2009年,省政府还出台了经济困难县新补充农村学校教师资助计划,省级财政在三年内每年资助20个县600名新补充农村教师的工资性支出,并选择11个县 (市、区)开展县域内义务教育师资校际交流试点。11月,福建省教育厅在全省中小学教师队伍建设工作会议上再强调:抓紧建立“以县为主”、“县管校用”的体制机制,完善“以县为主”教师管理体制,使中小学教师由“学校人”变为“区域人”,构建推动教师交流、促进师资均衡配置的管理体制;进一步深化、推广城乡教师对口支援、城镇教师农村学校任(支)教活动,并形成教师轮岗交流的制度化、常态化;完善教师均衡配置的政策措施,进一步完善城镇中小学教师农村学校任(支)教服务期制度,鼓励和引导教师进行校际交流。同时决定在省里设立农村教师奖励基金,定期表彰奖励长期在农村从教的优秀教师。年底,福建省在全国率先提高了全省中小学教师津补贴水平,确保中小学教师的平均工资水平不低于公务员平均工资水平,目前全省已全面兑现了增资,各地中小学教师的收入水平有了明显提高。各地还积极探索农村教师岗位津贴制度,鼓励教师扎根农村教育事业。同时,大部分县(市、区)都能积极筹措资金,落实教师医疗保险、社会保险和住房公积金。

    值得一提的是福安市从2008年开始实施的“农村教师特岗行动”,其具体措施包括七项奖励政策:优先安排特岗教师培训、进修和开展课题研究,优先选拔为后备干部,优先评选市级及以上先进,优先聘任职称,优先安排子女进城就学以及特岗补贴和每年免费健康体检等。福安并采取教师编制向边远农村学校倾斜政策,鼓励城镇学校教师加盟农村特岗学校;进一步改善农村寄宿制完小的办学条件,使优秀教师“下得去、呆得住、教得好”,学生“回得来、留得住、学得好”。 2009年,宁德市发文推广福安市实施农村特岗教师工作经验,要求积极推广福安市实施农村教师特岗行动的做法:城镇办学水平较高的学校要与农村学校建立长期稳定的“校对校”对口支援关系,城区中小学、幼儿园及农村达标高中,可视为办学水平较高学校。通过“结对子”、“手拉手”等多种形式,落实城镇教师支援农村教育工作,推动优质教育资源共享,促进农村教师队伍建设。福安“农村教师特岗行动”取得了良好效果,成为全省城乡教师交流制度的示范。

    目前,全省中小学农村教师队伍素质明显提高:2009年,福建小学高级以上专业技术职务教师比例为56.49%,其中城市为55.33%,农村为56.74%,农村高级教师超过城市1.5个百分点;全省农村小学代课教师3280人,比2008年减少了10.04%;全省农村初中本科以上学历教师比例67.17%,比2008年增长7各百分点,一级以上专业技术职务教师比例为53.74%,比2008年增长3个百分点。

5.职业教育发展速度加快,农村职业教育有所改革发展

    2009年,福建省中等职业教育招生大幅增长,相比2008年,2009年福建中等职业学校招生增长19.8%,在校生增长7.10%,职中学生比例超过普高(53:47)。

    按照中共十七届三中全会提出的“加快普及农村高中阶段教育,重点加快发展农村中等职业教育并逐步实行免费”的要求,福建省教育厅把加快发展农村中等职业教育作为2009年全省职业教育工作的重点:一方面及时免除中等职业教育涉农专业学生和农村家庭经济困难学生学费,改革创新人才培养模式,增强职业教育吸引力;另一方面通过加强涉农专业建设、加快县级职教中心建设等措施,增强县域经济发展人才供给能力。

    2009年,福建中等职业学校中,农林类在校生比上年增加了14374人;全省新挂牌成立县级职教中心20个,县级职教中心累计达到50个。结合为农村经济社会发展和广大农民脱贫致富服务,开展“三段式”办学模式改革试点,全省有84所农村中职学校与48所城市重点中职学校开展了“三段式”办学模式改革试点工作,参与试点的有茶学、畜牧兽医等86个联办专业点,涉及学生9654人。中职学校生源中农村户籍学生达到了80%。继续开展农村实用技术培训、农业产业技能培训、农村劳动力转移培训和行业企业技术培训,全省中职学校全年承担农村劳动力转移培训、农村实用技术培训100多万人次。

二、存在问题分析

    囿于各项改革措施尚不完善以及人们的思想观念存在的偏差,以及各地域社会经济发展水平的差异,伴随着城镇化的进程,当前农村文化教育的发展还有许多一些问题需要解决,主要有:

1.不同区域和相同区域内学校之间办学条件和水平发展不均衡的现象依然存在

    在福建,城镇化进程加快,中小企业发展快速,为农村富余劳动力提供了大量的就业机会,农村人口大量转移到城镇就业,相应地农村学龄儿童不断减少,而城镇人口不断增加,教育增速的压力偏大,教育资源配套出现了滞后的状况。福建全省各区域教育资源配置状况是:以福州、厦门、泉州为中心的三大城镇群及其所受辐射地区明显好于其他地区,各类办学设施设备达标校比例总体呈小学好于初中、城市好于县镇、县镇好于农村的态势。如下表:
 

城镇化进程加速与福建农村教育发展调查分析
 

(主要数据来源:福建省教育厅《福建省教育统计简明资料》(2009)第328页)

2.县城和农村学校办学条件改善任务艰巨,尤其寄宿条件远不能满足需要

    县城教育是城乡一体化的关键,福建大部分县域在中小学布局调整上都按常规模式进行,将中小学布局重点放在县城,但县城中小学数量增加不明显,大部分县城学校的教学、生活用房以及配套建设速度缓慢,无法满足进城青少年入学的需求。据统计,2009学年,全省小学危房70%在农村,24%在县城;农村初中的危房占全省的61%,县城初中占34%;体育、音乐、数学自然科学仪器设备等方面,农村中小学的达标比例仍然偏低。

    2009年,全省初中学生中,寄宿生占28.32%,其中城市为11.35%,农村为33.16%;全省初中寄宿生生均宿舍面积城市为3.78平方,农村为3.60平方,都较低。小学生的寄宿情况是:一方面,寄宿生比例极低,城市寄宿学生仅4707人占0.84%,农村寄宿生比例仅为6.47%;另一方面,全省在校小学生中有留守儿童284105人,但在校寄宿学生仅119072人,另外还有许多农村进乡镇的非留守儿童。可见,现有寄宿学生比例远远低于实际需要寄宿的学生数,说明超过半数的留守儿童只能寄居他处。同时,小学寄宿生生均宿舍面积为5.77平方米,其中城市为15.62平方米,农村为5.38平方米,农村小学寄宿学生条件远远落后于城市。笔者对某地区的经济一般偏好和经济一般偏差的两种县域进行了抽样调查,结果显示:在寄宿生满足率(指申请寄宿学生与实际寄宿学生比例)方面,2009学年,经济一般偏好县域的县城初中寄宿生满足率为27%,小学生为9.56%,乡镇初中寄宿生满足率为49.27%,小学为24.91%;经济偏差县域的县城初中寄宿生满足率为15%,乡镇初中为81%,小学为80%。可见,无论经济较好还是较差的县域,县城学校寄宿条件远远不能满足需要,乡镇情况则好于县城。大量农村进乡镇和县城学校的儿童只能在在校外租房,问题较多,影响留守儿童的身心健康成长。

    可见,县城和乡镇的中小学校条件改善有限,寄宿制学校学生宿舍、生活教师配备等严重不足,无法满足人口向城镇流动的需要,严重制约了城镇化进程。

3.农村初中学生辍学率较高升学率较低

    福建沿海乡镇企业发达、对用工人员的需求旺盛导致农村初中生辍学率居高不下,而县城及以下职业高中(中专)招生仍有较大难度。2008学年,福建省初中生巩固率95.08(其中男生94.37%,女生为95.62%),2009学年下降为94.88%(其中男生为94.20%,女生未95.69%),均低于我国东部和中部各省份。可见,福建农村初中生辍学率居高不下。

    在初中生升学率方面:2008学年,福建初中学生的升学率为88.30%,2009年为88.89%,均低于东部平均水平(2008年为90.76%,2009年为92.46%),更低于福建周边浙江、江苏、江西等省份。事实是,辍学初中生主要集中在农村初中,而升学率低的也是农村初中,如:2008年,闽北松溪县初中学龄人口入学率93.8%,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73.45%,高中阶段招生普职比为62:38;福安市应届初中毕业生升高中的普职比为56:44,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71.5%;尤溪县初中学龄人口入学率82.6%,初中在校生年辍学率7.5%、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62%;而寿宁县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仅67%……。

4.优质师资流失仍是农村学校空心化的主因之一

    虽然福建省义务教育阶段专任教师职称级别总体较高,但由于许多教师达到了晋升条件却因名额限制评不上,许多教师即使评上,却因为当地财政困难而无法取得相应的待遇。还有,城乡教育有机融合问题、农村教师住宿问题在很多地方还没有得到较好解决,骨干教师流失严重。即使大部分地区已经开展城乡学校合作,如城乡教师交流、城乡学校结对子等,但许多地方仍流于形式。2009学年,福建全省合计小学教师156779人,其中城市27039人,占17.25%,县镇39917人,占25.46%,农村教师89823人,占57.29%,农村教师仍占大头;但是农村教师中,青壮年教师(26~40岁)比例低于城镇10个百分点以上,而老年教师(51~60岁)则高于城镇10个百分点以上。具体如下表4。可见农村教师新老教师处于青黄不接状态。
 

城镇化进程加速与福建农村教育发展调查分析
 

5. 农村职业教育投入不足,乡镇职业教育发展缓慢,不能适应城镇化发展需要

    近年,虽然职业教育投入力度不断加大,但县级以下职业教育投入仍严重不足。 2008年,全省普通中等职业学校生均预算内教育事业费支出达到3534.69元(厦门除外只有3099元),比上年增长 23.3%。但还有一些县(市)教育事业费未达最低标准1400元,南靖、建阳等地生均预算内教育事业费支出甚至低于1000元。全省普通中等职业学校生均预算内公用经费支出710.86元,比2007年增长23.9%;但低于百元的县多达22个,松溪、周宁、屏南、华安等4县低于10元。九个地(市)中,生均公用经费最高的厦门市达到4146元,最低的南平市只有68元(比上年下降42.5%);除厦门外,另有福州超过平均线达869元,其余全部在平均线下,而且只有莆田、泉州两市上了500元,其余全在300元下。剔除厦门,全省生均公用经费实际只有383元。降幅最大的华安县,从2007年的137元直降到8元多,降幅达93%多,而其普通高中却从2007年的60元大副提高到1745元,增长率达到2807%;增幅最大的县是罗源,从2007年的297元涨到2008年的2495元。 数字说明,各地财政投入两级分化严重,极不平衡。

    同时,大部分农村县域的普高学生数远远高于职业学校学生数,农村中职学校师资队伍老化、设备更新速度慢、教学质量无法保证,导致中职学校学生中途辍学、流失严重,一些农村学校、民办学校中职生流失率高达30%甚至一半以上。

6.“农村基础教育城镇化”的发展模式强化了农村学校的“升学主义”倾向

    农村基础教育现行的课程结构相对滞后。同时,现有的发展思路仍局限于城市支持农村,小学校合并成大学校,对农村教育资源以及其他社会资源没有重视挖掘,对城镇大学校的管理融合研究不够。城乡教育融合程度还相对较低,多元化发展思路不够,“农村基础教育城镇化”成为最简易、最普遍的发展趋势。随之而来的是农村学校“升学主义”倾向严重,学习处境不利学生(如留守儿童)或学习成绩不良学生很容易被学校、老师忽视,或者出现厌学而向社会不良文化场所寻求慰藉,或者干脆弃学流入社会。

    “农村基础教育城镇化”的另一个不利影响是使农村文化空心化。在中国传统社会中,直至20世纪90年代以前,农村学校一贯是农村的文化交流和传承中心,农村的一切文化活动与学校息息相关,农村教师和学生参与了许多乡村文化事务;同时,学校还是农村成人教育的重要场所。在某种意义上,一所农村学校就是一个农村社区教育中心,农村教师则是农村社区文化的引领者。但是,随着农村学校教育制度、内容、教学方式的城镇化,农村教师从思想、生活方式到居住时间都远离乡村,城市文化已逐渐取代农村传统文化的影响。加上农村青壮年人口大量外流,导致目前的农村传统文化难以传承问题,留守老人和妇女的健康闲暇教育问题,等等。

7. 农村成人教育范围偏小,农村社区教育还未得到应有的重视

    城镇要具备承载日益增加人口的能力,城镇新增人口也要具备在城镇生存的能力。在相当程度上,福建省与许多内地省域的城镇化面临一个共同的问题就是:目前的城镇化很容易被界定为“伪城镇化”,即,进城镇农民不仅户籍没有转换,公民素质也亟待加强。因此,只有内容多样、形式灵活、面向所有群体的社区教育才能使即将成为城镇新增人口的农民工及其家庭有机会在城镇发展,并真正融入城镇生活。

    2008年中共福建省委宣传部、教育厅等部门下发了《关于加快发展社区教育的意见》提出的目标,要求到2010年,沿海地区城乡要普遍开展社区教育,山区设区市要重点建设一批国家级和省级社区教育实验区,全省各设区市的城区社区教育居民参与率普遍达到20%以上,全国社区教育实验区的社区居民参与率普遍达到50%以上……但目前福建省的社区教育仍主要局限于实验区内的活动,并以农民工技能培训为主;农村成人教育则主要是少部分先进农业知识技能的普及和指导,大部分农村成人教育针对农民以及进城工的培训项目少、不能满足发展现代农业和农业产业化经营的需要;关于公民道德教育、传统文化教育、休闲教育、家庭教育等等几乎仍为空白。

三、对发展我省农村教育促进城镇化可持续发展的建议

    中国即使城镇化率达到70%,还有30%住在农村,即农村人口还有四到五亿多,所以农村不能凋谢下去,不能空洞化。2010年,福建省委的工作重点之一是“加快推进城乡统筹发展”、“加快培育各具特色、充满活力的县域经济体,加快推进农业发展方式转变”,以及“优先发展教育、完善社会保障体系”。因此,随着城镇化进程加速,福建农村教育面临难得的改革与发展机遇。只要科学统筹,福建完全可以较快实现基础教育城乡“基本均衡”的目标,并促使农村职业教育、成人教育与城镇化统筹发展,同时利用福建浓厚的地域特色文化创建有特色的社会主义新农村。

1. 改变“以县为主”的单一管理模式,根据福建省各县域不同的财政状况建立有区别的县域义务教育财政支持体系,促进农村学校标准化建设

    福建省各地经济差别和财政收入差别十分明显,全省有不少乡镇仍存在自有资金投入教育 “零投入”和“空转”现象,这使得很多县域的教育城乡均衡化发展缺少了资源支持,单一的“以县为主”的义务教育经费管理体制,无法保证大多数欠发达县域农村义务教育的正常运行,也难以实现义务教育的均衡发展。建议对不同经济发展水平的县,分别实行以省为主和以县为主的义务教育经费管理体制:人均财政收入高于全省平均水平的县,县财政有能力担负起农村教育的各项支出,可继续实行“以县为主”的模式;人均财政处于全省平均水平的县市,实行省、县财政共同承担教育经费的模式;人均财政收入低于全省水平份的县,可考虑实行“以省为主”的管理体制,以确保农村义务教育经费。

2.结合全省区划布局调整和城镇化建设,在推进村庄社区化管理的同时促进村、乡、镇的社区教育

    村、乡、镇的社区教育在提高农村人口公民素质和生活质量,开发农村人口资源和推动小城镇社区的可持续发展方面,发挥着难以替代的作用。因此必须促进农村各类教育加强沟通和联系,实现教育资源的优化组合。

    各区县要充分利用我省乡镇区划调整和中小学布局调整的机遇,充实农村成人教育资源,使学校成为农村社区的文化中心。要结合城镇化建设,下大力气,重点建设一批乡镇成人文化技术学校,为农村从业人员提供多样化、高质量的教育培训。事实上,在小城镇社区中的许多社区服务项目与社区教育有密切的关系,按照小城镇社区教育的要求,像在乡镇或街道设立图书馆(室)、阅览室、阅报室(亭),组织社区成员阅读,在晨练中讲解乐谱知识、体育常识、卫生保健知识、城乡交通常识、社会公德意识等等,对各类流动人员进行就业培训,包括家庭手工业及各种副业的技术培训,对有不良行为者进行法纪教育及自谋生计的教育等等,都可以列入小城镇社区教育的范畴。

    同时,应加强社区教育队伍建设 ,社区的教育队伍包括管理队伍和教师队伍。管理人员可以从热爱社区教育事业的干部中选择,少量为专职,更多的为兼职。要特别注意发挥"三老"(离退休老干部、老党员、老教师)和志愿者的作用。由于学校布局多次调整,一些地方出现了富余出来的教师。若能通过一定的培训,把他们适当地用于加强社区教育工作,将是一举多得的好事。北京等一批大中城市的郊区中的一些区县,在几年前开始实行教师轮岗从事校外社区教育工作的探索,取得了一定的成效。天津、上海等市发动青年志愿者到郊区支援社区教育。这些都值得具备同类条件的小城镇、乡村社区借鉴。 

3.以更开阔的视野和更超前的意识协调发展福建农村职业教育

    对于缩小城乡差距,埃里克•马斯金教授认为,最主要是要加大教育投入或者就业方面的培训。“长期以来中国的农村人口和劳动力较之城市人口和劳动力,之所以被全球化的企业摒弃,或者在全球化的背景之下没有获得‘一杯羹’,是因为他们没有全球化市场所期望的和想要的这种劳动技能和教育背景。”要解决这个问题,“我觉得最好的方式是政府投资农村人口的教育和技能培训。这样既可以提升生产力水平,投入本身也有助于改善农村和城市人口以及城乡之间逐渐扩大的鸿沟。”随着福建经济的发展,以及与国际的频繁交流,要求农村职业学校发展具有更长远的眼光,适应对外交流发展的需要。由此,需适当设置一些与农村或农业有关的“外”字头专业,进行一些相关人才储备工作。对商贸与旅游英语、法律与国际公关、涉外会计、国际金融、对外贸易等专业,可以有计划开办,但要适当控制,统筹管理,讲求质量。

    需要切实落实2010年发布的《国务院办公厅关于进一步做好农民工培训工作的指导意见》,尽快实施农村新成长劳动力免费劳动预备制培训,提高农村青少年流动人员的技能水平和就业能力,促进农村劳动力向非农产业和城镇顺利转移,加快推进城乡经济社会发展一体化进程。

4.进一步加大全省县镇学校的学生宿舍建设

    我们不支持超过经济发展城镇化水平的“教育城镇化”,反对缺乏产业支持的“教育大城关化”,更应该警惕“大城关教育”变味为新一轮圈地运动和配合“房产大开发”的“教育经济化”,以防有些地方出现假改善教学条件、办第一流教育之名,把全县(市)的教育资源全部集中于县(市)新城区,办教育园区或教育城,让教育成为城市化或城镇化的工具。

    据统计,如果在县城上学的农村孩子不能在学校寄宿,家长不得不到县城租房子陪读。一年下来,房租费、误工损失及各种生活费用加起来至少一万元以上。目前福建省无论是经济发展一般还是落后的县域,县城学校的寄宿生满足率都偏低。因此,随着学校向县镇集中,农村进城镇学生快速增加,县镇学校的生活设施建设尤为迫切。只有让进城的农村孩子在学校寄宿不用交寄宿费,吃住在学校,家长不用陪读,既省钱又能享受到优质教育,同时留在乡村的孩子也能够享受优质教育,这才是“城乡一体化”的真正目标。

5.率先建立良性的教师补充与退出机制,培养在农村留得住、用得上的教师

    教师优势资源一体化是城乡教育一体化发展的关键。福建省现有的城乡教师交流制度已在很大范围得到实施。但实施过程也遇到许多实际问题,“特岗”也意味着“临时”, 如果临时性地使用人才,不仅造成成熟人才的浪费,还让一些年轻教师在三年中处于前途不明状态,学校对教师的管理也处于临时性状态,学生受教育也没有连续性,不利于学生的培养。因此,必须重视招聘和培养本地生源教师,他们对乡土更有感情,更容易扎根。

    随着大批农村学校撤并以及教师资源的日益丰富,福建省可以率先建立良性的“退出”与“补充”机制,重视招聘和培养本地生源教师,同时大力度解决农村教师的生活困难(如住宿)、进修等问题,克服外来教师下乡支教存在的短期行为,建立城乡互动,促进农村学校发展的长效机制。同时,要加强对农村中小学教师的培训,提供外出学习交流机会。要善待代课教师,帮助符合条件的转为公办教师,提高他们的业务水平,妥善安置、补偿不再适合教师工作的老教师。

6.改革农村教育课程,重视农村先进、特色的文化建设

    福建各县域经济发展水平和模式有很大不同,各县域有独特的文化教育传统。我们在加快教育城乡一体化进程的同时,必须改进农村课程结构和教材内容,将本省多元文化和优秀文化传统纳入课程内容,并加强公民素质建设,全面提高我省公民素质水平。

    在农村青少年流动人员的输出地,应加速推进学校的基础教育课程改革,开发校本课程和选修课程,为存在学习困难的学生提供相应的发展空间,以便为他们赢得更加充分的就业准备时间和学习机会。国际组织创造了一些扶贫减困职业培训模式的新经验。如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携手一汽大众奥迪销售事业部于2005年发起、由中国科学技术协会具体实施的一个为期5年的公益项目——奥迪童梦圆。旨在培养中西部贫困地区校外青少年生存技能的励志公益项目,面向贫困地区农村出于各种原因离开学校的10~18岁的孩子。项目在中西部的10个省区的20个县实施,为140个自然村的校外青少年建立起功能齐全的学习中心,通过组织各种生产生活技能培训、体育活动、拓展训练以及互动交流培训课程和活动,并提供各种必需的培训器材,使这些农村青少年在进入社会之前能够具备一定的生存技能和生活能力,培养团队精神、写作技能和解决问题的能力。更为重要的是,帮助青少年发现自己的长处,树立努力改善自身生存状况的积极人生观和主动就业的信心,使其能够拥有在社会中自食其力的技能和勇气,成为一个社会的有用之才。在5年中,约有3万名农村校外青少年直接受益于此项目,而间接受益的农村儿童及家庭成员约达10万人。福建农村学生辍学的主要原因不是贫困而是由于对现有以升学为目的的课程不感兴趣,或学习困难,因此,必须特别重视改进农村教育课程和学习环境,“奥迪童梦圆”这一模式值得我们引进和借鉴。

    根据福建省政府的规划,“十二五”期间,福建必须“优先发展教育,完善义务教育经费保障机制,优化农村义务教育布局结构,推进完善以县为主的教师管理体制,加强农村中小学教师队伍建设。加快推进中小学合格校建设,促进义务教育均衡发展”。只要各相关部门协同努力、进一步改进政策,城镇化进程加速将促进农村教育更好更快发展。

(注:本文已被被福建省政府《调研文稿》2010年第19期全文登载)


 

 







主管单位:福建省教育厅 主办单位:福建省教育科学研究所
单位地址:福建省福州市五四路217号电教大楼14-15层 邮编:350003
Copyright ©2009-2017 闽ICP备17024289号-1